禅修指导(三) 明影法师


(2018年7月23日上午于法轮阁)

禅修是一个见效很快的开智慧的法门。只要用功得体,方法得当,很快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体会;但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智慧,没有很成熟的心态,就会迷失。现在,我们的社会乐于提供知识的学习和数理逻辑的训练,对于人格养成的教育却没有安排较多的课程,以禅修为核心的全面学习,我认为是可以迅速地完成这个过程的。

接下来的禅修课程很丰富,但我不会花太多时间让大家在这儿坐禅,为什么呢?因为即便一直端坐不动,时间也还是太短了,不足以深入,所以在这两天里,我会把不同禅修阶段的不同法门,以及它们的用功要点、原则,各自之间的关系,需要建立的认知态度等,通过边坐边行边讲的方式,尽可能地使大家对禅修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了解。

禅修,不仅仅是方法问题,认识是第一重要的。

营员1:师父,我有两个问题,第一个,我现在可以简单地双盘了,但是给我的感觉就是腿还没有完全放松,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,坐一段时间,腿就会感到难受,身体也是绷着的。还有,我在坐禅的时候,一开始还好,但说不准什么时候,突然就有一种感觉,特别烦躁,不想坐了,我应该怎样办呢?

明影法师:建议慢慢来吧。我们打坐会遇到两种状态,一个是烦躁状态、妄想状态,再就是昏沉状态。我们的生活也是如此,白天忙个不停,满脑子的理想和梦想,到了晚上,就会陷入茫然无知的睡眠状态,这就是我们生命的状态,我们认为这是正常的,但其实这是一种病态。

什么是人的正常状态?佛的生活是正常状态。以佛为标准,那就意味着我们的状态是病态的。修行就是要解决这些病态。昏沉和妄想是欲界众生的基本状态,心非常活跃,累了之后又茫然不觉。那么,止就是让紊乱状态安静下来,简单下来,清净下来;观就是让昏沉状态变得明了。所以说用止观对治昏沉和妄想属于修行的基本课题,将会伴随我们修行的全过程。

心很清晰、很自在,这是禅修的理想状态,到这个状态虽然不容易,但是在这两天中,你们体验一次或者多次这种状态,我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。这是我们心的丰富性的体现,但是要想让它稳定成为你生命的主要状态,需要有耐心,不要着急。

营员2:师父,我想问一下,在漫长的禅修中,哪个阶段以用功为主,哪个阶段以打通腿子为主?

明影法师:我觉得都要以用功为主,腿子只是我们用功需要具备的身体素质之一,打通腿子本身也是用功的过程。不要专门为练腿而练,我觉得是浪费时间,因为腿痛本身有很大的价值,腿痛是一个很好的成长过程,不是把腿练得不痛了再来坐禅,那就意味着盘到那儿就能睡着。

营员3:什么时候用比较轻松的腿,什么时候用比较疼的腿?

明影法师:这个你自己安排。如果你现在特别想用功,那你就用轻松的腿;如果你就是要练腿,以忍痛作为修行的课题,那就选择比较疼的腿。

痛是一个很好的禅修对象。腿痛不是负担,而是机会。在禅修当中,所有的问题都是机会,都是成长的地方。因为所有问题你都回避不了,那就把解决问题当作你修行的目标。不是说把问题放在一边,我们只管修行,不是这样的,要面对一切问题,把一切问题都了解了,解决了,就是修行。

营员4:女性的呼吸跟男性是不一样的,男性主要以腹式为主,但女性是以胸式呼吸跟混合呼吸为主的,因为我比较喜欢练瑜伽,调息的时候不自主地就会调成腹式呼吸。我想问一下师父,瑜伽是佛教衍生出来的一个旁枝吗?

明影法师:瑜伽是古印度的一个修行传统,跟我们的太极拳有点类似。瑜伽里有很多的身体训练、禅定训练跟佛教是相通的,但是佛教的修行不以禅定为重点,禅定只是生命修行的素养之一。作为一个菩萨或者佛,他需要通达一切的智慧,禅定显然也是要通达的,要圆满的通达,但对于我们来说禅定的修行不是第一重点。我们有两个重点,止观,一个是智慧的成长,一个是对欲望的调伏,即禅定的成长,但这两者以智慧的成长为核心,禅定则是辅助的手段,这就是它们之间的关系。至于说是腹式呼吸还是胸式呼吸,可以按照个人最自然的方式进行就好。

呼吸是我们了解的对象、修行的方法,而不是修行的目标,以对呼吸的观察来练习、提升止观的品质,这就意味着你观察呼吸可以,观察行禅也可以,一心一意听音乐、听流水声可以,专注于思维一个法义也可以。只不过说,呼吸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带有普适性的法门,重点不在呼吸,而是心的专注力和观察力的训练。当然,有意识地通过技术性的方法调节呼吸来达到练心的目的,这样的传统是有的,但这不是我们用功的要点。一切都要在心上用功。

营员5:法师好,为什么坐禅的时候会出汗呢?

明影法师:非常好啊!坐禅的时候,有各种生理反应,都是好的,都是在调节,尤其暑天出出汗是非常好的,你就让它静静地出就好了。 

营员6:之前您说的数息法门,我经常练习,但数着、数着就非常难观察呼吸了,这个时候要去找这个呼吸吗?

明影法师:你可以通过一些技巧加强对呼吸的觉知,比如说把一个鼻孔堵住,这样另一个鼻孔的呼吸就会自然加重。你可以把左鼻孔堵住,呼吸九次,再把右鼻孔堵住,呼吸九次,这样你就能找到呼吸了。

我会讲一系列的修行方法,数呼吸只是一个开始,因为有人可能通过数呼吸一路修行下去,但是更多的人是以呼吸为入门,接下来根据每一坐的每一个状态,综合地运用一系列的方法,渐渐地形成一整套你自己的修治身心的禅修系统。每一个方法都需要专业地学习,要很准确地了解是哪个法师讲的,出自哪部经论,这个不能自己编,但是运用的时候你可以逐一尝试,随意组合。传统的严肃性和纯正性,与运用的灵活性相结合。

营员7:师父,当我坐在这里用呼吸观想的时候,尤其是呼吸的观察慢慢减弱的时候,身边好像有人在特别急切地叫我,一直到最后的木鱼声响起,才像漂浮在水里的人抓住了稻草一样。这该怎样应对?

明影法师:我们禅修当中的各种景象,好的不好的,很美的、很光明的境界,或者是佛菩萨的形象,或者看到了魔鬼等,这都有可能,也很正常。但是,你要知道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心态,以及你怎么看待这些现象。

三祖大师曾讲“良由取舍,所以不如”,我们之所以不是佛,之所以本有的清净心不能够成为我们生命的状态,就是因为我们老在得失取舍当中。禅修当中出现的这种景象,就跟我们生活当中出现的今天赔了明天赚了、今天股票跌了明天涨了是同样意义的内容,因此遇到好的境界你不要起贪心,坏的境界不要恐惧。如果紧张恐惧怎么办?把眼睛睁开,做几个深呼吸,你会发现一切的一切都不存在,只是你在那样一个状态下的幻觉而已。

从根本上讲,一切现象都是幻觉。今天发生的明天就结束了,再也找不着了,跟幻觉没有本质差别,这就是修行的基本态度。你要让你的心越来越安定,越来越自在,越来越清晰,这是修行的核心。如此一来,你就会越来越踏实,越来越从容,越来越自信,与之相伴的善根和优良品质便会得到开发。

所以说,如果我们关注坐禅当中的境界,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,都是误区,都是歧途。难道见到观音菩萨还不好吗?如果说你见了观音菩萨便去执着他,那等于观音菩萨犯了错误。观音菩萨会犯这个错误吗?客观地说,观音菩萨的出现是非常自由的,他随时可以出现,一点障碍都没有,但为什么不出现呢?因为他出现之后我们就会兴奋很多年,就会滔滔不绝地跟人分享,这没有任何意义。我们对自己的了解没有观音菩萨对我们的了解更准确,所以要踏踏实实地把自己管好、调节好。那些现象都是你练心的地方,而不是我们好奇的地方,如果你对此有好奇,说明你的心还很不成熟,还需要学习。

但是,突然间进入某种状态,还是会心跳,显得特别兴奋,那说明我们禅修的心还不成熟。那是一种考验,你不要沉迷其中,你要知道:哦,自己是经不起考验的。这就意味着我们修行的条件还很差,要更努力地在基础修行上用功。只有我们的心越来越专注,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踏实,对身心的负面问题也越来越了解,才意味着成长和进步。

那天有营员询问怎么认识自己,其实认识自己的负面问题是最重要的。沿着我们的负面问题一直挖掘下去,最后把我执解构掉,这才是修行的正确方向。所以,一开始就要奠定这样一个不追求、不贪求各种禅修体验的态度,踏踏实实地在方法上用功。 

营员8:师父讲过在打坐的时候可以诵佛菩萨的名号,但是当我诵佛号时,我的呼吸会停顿在那里,产生一种憋闷的感觉,这个怎么缓解?

明影法师:那就调整一下呼吸,或者停一下再诵。你的心永远是活的,所有的方法都是为你所用的,能够起到安心的作用,你就使用。或者思考一下这个方法你是不是没有掌握准,要不就换一种方法,你的心越来越专注、越来越安定才是目标。心安为善,这是一个硬指标。 

营员9:坐禅的姿势只有这一种吗?

明影法师:禅修的姿势有很多种,但跏趺坐、半跏趺坐是最常用的,因为它是最稳定的状态,最容易深入禅定。假如身体不适,挂腿坐在椅子上也不是不能用功,我们练的是心而不是身体。

好,我们把腿盘起来。活动一下身体。先从左到右转三周,幅度尽量大,把整个胯部活动开,然后反方向活动,从右到左。手握空拳,放在肩胛骨的位置,两肘相碰,往后划,幅度越大越好,绕环三周,然后反方向活动。两个手相抵,尽量往前压胯,把胯部压开。上身正直,下颚回收,眼睛可以闭上也可以半睁着,七分闭三分睁或三分闭七分睁都可以。

我们观察呼吸,数数,从1数到100。

(静坐)

(开静)

做一次深呼吸。轻搓手掌,速度要慢。轻按面部、头部、颈部、腰部、腹部、两臂、腿部。好,把脚放下来。

刚才的一系列活动是针对初学人的,因为有的时候禅修状态距离生活状态比较远,我们一时不能适应身心的转化,就需要有一个过渡。但在传统禅堂里,这是不可以的,除了坐禅和行禅,不能有任何多余的动作。

下面,我来教大家行禅的方法。

行禅有两种风格,一种快行,一种慢行。大陆地区的禅宗道场,像柏林寺、云居山、高旻寺等,佛像在禅堂中间,大众快速地绕行,这是临济宗的风格,像将军一样。有时你会看到很多常年打七的师父不穿僧鞋,因为不跟脚,他们专门买解放牌的胶鞋,跑得飞快,一边跑,一边还有师父喊“行起来”。他们跑得好,坐得也好,双盘一打,一个小时就过去了。这种快速行禅的方式有利于身体的调节,也有利于参禅,能够把妄想逼住,但是今天我们学习慢行禅,这个是曹洞宗的风格。

佛陀时期是以慢行禅为主的,比丘们每天就是行禅、坐禅。法显大师在公元四百多年到印度去取经,他写作的《佛国记》中记载,佛陀时期的比丘们坐禅用绳床,绳床旁边有一条行禅的小径。原来是泥土的,到后来就有了砖砌的小径,比丘们在上面慢慢地走过去,转身,再慢慢地走回来。有多慢呢?就像虚脱的病人一样,或者像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,每次迈步,大约半个脚掌或者一个脚掌的距离。手是自然的,可以垂手,也可以插手、倒背手。 

每一次踏下去的时候,你都很清楚。左脚踏下去,转移重心,抬起右脚。要注意,抬起来的时候是脚跟先抬起,然后整个脚掌平着踏下去。意识要标定,左脚,右脚,左脚,右脚,走到尽头要稍微停一下再转身;转身时也是一样,左脚,右脚,左脚,右脚;待完全转过来以后,站定,然后再开始左脚,右脚,左脚,右脚,来回地行走。注意力放在脚踏下去的时候,对于那个状态观察得越仔细越好,这就是禅修的对象。

脚和地面接触的感受,是用功的着力点。假如行禅时妄想没完,不管它,继续走,也可以站立不动,一心一意看着自己的妄想,等平静了以后再走。行禅的时候,上身要正直,跟坐禅一样,不要低头。低头是一个特别容易出现的问题,那是因为我们平时用脑太多,我们总是认为只有大脑才能觉知此刻,其实脚也是有觉知的。

营员10:师父,我之前一直是快行禅,慢行禅时就会觉得整个右半身从头到脚特别胀,走的时候就会偏。

明影法师:哦,那没事。气血运行要调整,你也可以调整一下。慢行禅以慢为原则,越慢越好,但这不是绝对的,要看你是否心安,你的心安住于行禅,这才是标准。慢行比较容易安心,快则容易成为机械的走动。

好,我们把腿盘起来,接下来我们观察呼吸。数呼吸,从1数到100,再从1数到100,一共三次。中间如果数乱了,可以从1数起,你也可以从你记得的30、40或50数起。关键在于你一心一意地数,中断了接续上就好。在禅修当中这叫掉举。所谓掉举,就是你本来专注于呼吸,突然间一个念头打断了你,让你从禅修的状态中掉了下来,心跑了。我们的心总是不断地被妄念冲断,再不断地回来,就像拉锯一样,所以这就叫寻伺——寻找你的方法,呼吸、数数等,伺守在那儿,让它延续、发生。在成就初禅以前,欲界众生用功要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这个。不要因此而担心,掉举的现象很正常,说明你是正常的凡夫嘛。可以专注不动时,便是修行的良好状态,但这要不断地练习,一点一滴地积累。

打坐时,如果腿痛得厉害,就放下呼吸,专注于腿痛。把腿痛当作禅修对象,忍着,面对它。如果还是痛,你可以把腿放下来缓解一下。面对不了的就放下。有妄想也是这样,妄想太厉害时,可以不数数,直接面对妄想,观察妄想。这两种方法可以不断地灵活运用。

营员11:师父,我之前出现过这种情况,一面打妄想,一面仍然在数数,我的数不会断,妄想也依然存在。

明影法师:那不是一个理想状态,但这是很多人的一个常态。这样的坐禅效率不高,因为专注力不够强嘛,但好在你没有主动地刷微信,你还有觉知。

有的时候,要有坚持和耐心。为什么我们会有妄想呢?因为这一天当中,我们会忙很多事情,看很多书,想很多问题,养成了杂用心的习惯,专一用心便成了难题。杂用心属于惯性,要想打破惯性,在此时此刻专一用功,就要有一个练习、对抗、调节的过程,需要通过各种方法,通过坚持和耐心,培养自己专注而清晰的心的品质。当觉知的品质不断地增长,就走在了修行的路上,虽然这条路很漫长。

营员12:师父,这就是说我既可以关注呼吸,也可以关注腿痛,同时还可以继续数数,是吗?

明影法师:有时候是可以的,但是关注的对象越简单越好。腿痛开始时,你可以知道它,尽量地不管它,当你必须管它的时候,你可以放下对呼吸的观察,一心一意地把心安住在腿痛上。腿痛好在哪里呢?好在我们可以简单地舍掉一样去获得另一样,这就是取舍心。一心一意面对痛苦,这是在解构我们的取舍心,是很好的用功机会,也是令心成长的重要机会。

现在,我们开始静坐。

(静坐)

(开静)

这个时代的人学修的方式跟传统不一样,比如说我们传统的禅七,针对的是训练有素的出家人,沙弥是没有资格进禅堂的。这些专业的专家级的法师打禅七的目标是开悟,叫“克期取证”,在若干个七天里,完成由凡夫到佛的成长。这是什么样的高度?显然很多人不适合,包括我自己在内,但我也坚持了二十多年,坚持得很好。所以说,如果没有一个非常丰富的禅修课程,上来就参加传统禅七,有些人是不能利用好这个机会的。因为观念没有建立起来,心态也不成熟,仅仅是耗腿痛,我觉得意义不是特别大。

生活禅的修行有两个要点:一个是般若正见的建立,一个是菩萨人格的养成。菩萨人格是一个理想的人格,也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修行素质,自己管得了自己,全身充满了正能量,而且身心自在;建立般若正见的标准就是把佛法读通、读懂,这是一个对自我进行思想改造的过程,是一整套的价值观重建的过程,也是把一个在现代理性教育下以自我为中心的凡夫,改造成一个依佛法重新建立价值观和思维方式、思想体系的人格的过程。

般若正见的建立和菩萨人格的养成,是深入修行的基石,都不能离开禅修,同时还要在生活当中不断地跟欲望做斗争,解构种种的错误思想以及非理性的思维方式。当思维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客观,对世界的认识越来越准确,对自己的认识越来越清楚,能够轻松驾驭自己的思想、身体、情绪、欲望时,想成佛是很容易的事。

民国年间,一位大学问家曾提出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的学术精神和价值取向,我把这句话调整一下,我觉得按照佛教的观点来看,应该是“健康之人格,独立之思想”。怎么才能拥有独立的思想呢?独立的思想也就是“般若正见”。事实上,只有读懂“般若”的人,才能拥有独立的思想,才能超越你所受的教育、经历的人生,甚至是你生活的社会环境等,才能做到《金刚经》上讲的“无所住而生其心”,真正成为一个活泼自由的精神状态。

那么,要想拥有一个健康的人格,首先你不能自私自利,你要能驾驭得了你的情绪,以孔子的话说就是“从心所欲而不逾矩”,“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,发而皆中节谓之和”,能够做到没有事情的时候心如止水,有事的时候当哭则哭,当笑则笑,心完全是自由的。这是一个理想的状态,孔子和颜回都已到达这个境界。孔子还说“三十而立”,三十岁的时候,能够在基本的心理、情绪和语言行为上,是健康的、正向的,我觉得这就是健康的人格。

健康的人格与独立的思想相结合,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,都是很重要的。但我们并不是一个自由的人,数三次一百个数都很困难,你能说我们自由吗?我们不是我们心的主人,这就是禅修的价值,也是禅修重要性的体现,是我们每个人当下面临的最严肃的课题。这个课题没有完成,人生注定就是浪费的。如果完成了这个课题,在任何领域都会是一个众望所归的人。

营员13:为什么会这样?

明影法师:因为你的人格是健康的,干什么都会干得很好,你会很专注,也很有智慧,很容易掌握相关的知识和能力,轻松驾驭这个职业,甚至成为这个领域最优秀的专家之一,同时你有资格也有能力建立幸福的家庭,成为一个让人尊重的有德行的人。反之,则意味着你是被动的,是危险的:只要有人骗你,你就会上当;只要有人诱惑你,你就会犯错误;只要别人给你一点委屈,你就会陷入漫长的反抗和斗争中。因为你没有独立的思想,做不了心的主人,你驾驭不了自己的情绪。没有独立的思想,无法应对复杂的社会环境,那么任何一个错误的思想都会把你卷进去。

我们且不说修行成佛,单是禅修在生活当中的价值和意义,其重要性已不言而喻。你会发觉走遍千山万水,所谓美景不过如此,通过禅修把心搞定,才是“无限风光在险峰”。

接下来我们继续行禅。我发现,很多人行禅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,不需要闭眼,微垂就好了。走上几步之后,如果你足够专注的话,就会有非常舒适的感受,脚踩在地上,很柔软,很美妙,你很容易沉浸其中。但这不是正确的用功,这也属于掉举,你要放下这些,专注在抬起、放下的观察中。所有的状态对我们都是考验。好的状态虽然是修行的成果,但它同时也是诱惑。

如果说,行禅时我感觉很烦,怎么办呢?此时正好用功,烦是一种状态,你要面对它。可以停下来一心看着自己的烦乱,也可以像我此前讲的那样,站在那里,一心观察两只脚的重心转移,这也是一种禅修的方法。

(行禅)

我们来练习数息。从1到100,数一次。先做三次深呼吸,吸满,憋住,再轻轻地呼出。这样既可以调动我们的精神,也能加强对鼻端呼吸敏感度的觉知。

在数数与呼吸的练习中,着力点在数数上,你只要大致知道呼吸的状况和过程就好。

(静坐)

(开静)

做一次深呼吸。轻搓手掌。轻按面部、头部、颈部、腰部,腹部,两臂,腿部。好,把腿放开。

可能有同学会问,方法如此简单,怎么会有人这么着迷呢?它的价值在哪里呢?

我们每个人的心本来是清净的,蕴含着无限的智慧。世界的源头不是“宇宙大爆炸”,也不是某一个万能的神,此时此刻的心才是创造者。你要往东,你要往西,你要造善,你要造恶,你要乱或你要静,此时此刻的心是总的枢纽。

这个世界不是自由的,在万有引力的制约下,按照一定的轨迹在运行。月亮说:“今天我累了,我想休息一天。”——那是不可能的,它只能按着自己的轨迹去运转。和月亮一样,所有的自然现象都没有自由性,没有自由的能力,但所有的生命都有自由性,都是在我们此时此刻的感知、认知、各种意念思维处理后发动的,所以说这个世界是我们自己创造的。比如说这个杯子上的字,很漂亮,那是利生法师设计的,但是杯子做好之后,利生法师说我把它变没,行不行?不可能,因为它已经成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,不能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。但利生法师在创作的时候是自由的,创作出来就不自由了。

我们的心是认识一切的主体,也是改变一切的源头。还说这个杯子,摆在这里,它自己是不能动的,有人拿它,它才能移动,拿的过程就是创造的过程。这就是我们此时此刻的心跟事物的关系,这还是妄心的境界。我们只要把妄心认识了,把它训练成熟了,就可以把它放下,真心才能打开,那既是我们生命的本源,也是宇宙的本源。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只要在练习妄心,认识妄心,就没有再沿着它的强大惯性,让它成为“暴流”。

经典中说,我们的世界就像暴流——汹涌澎湃的大江大河一样,奔腾不息,日夜运行。社会的发展、身体的变化,甚至我们的思想情绪,也像暴流一样。人间如此,天上也如此。我们想要让它缓下来、停下来,就要认识它,训练它。随着功夫的不断深入,那个盲目的、命定的、被我们过去的善恶行为所制约着的心,就会越来越清净,越来越自由,本有的无限智慧就会得到不断地开发。这就是禅修的意义。

所有的禅修方法都是帮助我们认识心的手段,随着功夫的深入,你会发觉一切奇妙的现象都可以发生,甚至古代的那些神话都没什么稀奇。只要我们把呼吸观察好了,调伏了欲望,就能获得初禅。《庄子》里描述的仙人,可以吸风,可以饮露,那就是初禅的境界。他的新陈代谢非常舒缓,寿命可以很长;那是因为我们的生命本来就是无限的、不死的,只要不执着于这个新陈代谢的肉体,不忙碌于盲目的欲望需求,只要我们能够停下来、缓下来,这些能力就会得到自然的开发。

我们本来就是自己的主人,只是你不愿意做主人,不愿意训练自己的心,所以禅修是一个回归自由的过程,回归生命健康状态的过程。净化我们的妄想,本有的潜能就会渐次地开发,所以大家要重视这些方法,很简单,但很高效,都是佛陀亲传的。把哪一个用好了,都是智慧的开发,其价值是无限的。

但因为我们一直忙于那些杂念,这个潜能才被无限隐含,甚至成了痛苦的源泉。我们是有感知的生命,所以我们经常会痛苦。日月星辰、山河大地是不会痛苦的,因为它们没有觉知。人有佛性,所以有觉知,当我们不认识它时,就要面对痛苦;我们认识了它,就可以解构痛苦;解构痛苦,就相当于打开了快乐的闸门。

营员14:师父,有没有人天生就知道要去调伏自心啊?

明影法师:有一个人是这样的,那就是释迦牟尼佛。

营员14:他也是到了一定的年岁,才知道要去调伏自心的。

明影法师:不,他从小就知道,但是他要走这个过程。他是来开创教法的,所以他的素质是早就完备了的。除他之外,我们都需要学习佛法。当然还不止他一个,比如说辟支佛,他们先天就有修行素养,经过几次人世的变化,看过几次花开花落,知晓人间不过如此,于是乎他就离开人群,一心一意地观察呼吸,观察自己的情绪和心念,很快就可以深入禅定。

传统的比丘,包括古代的那些大修行者们,他们一生的主要时间都是在坐禅、行禅。一切的理论学习,都是为行禅和坐禅服务的。通过几十年如一日的行禅和坐禅,当他对心念的观察到了一弹指的时间,便能观察到几百次的生灭,此时,一切都不是问题,他的心自然就会打开。当然,你说物理学家用仪器也可以观察到微观世界的变化,但那是仪器观察到的,你的心并没有变。当我们的心敏锐到了那个程度,我们的身体便只是一堆现象而已,只是一堆不断变化的现象组合,便不会再执着于这个身体就是自己,就会自然地放下,于是乎生死就不存在了。因为生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,你认为身体是你自己,身体有生有死,才有了生死。

《金刚经》讲:“不入色声香味触法,是名须陀洹。”放下对身体的执着和对自我的执着,需要通过修行才能实现。有了智慧,你自然知道,哦,原来一切问题是自我意识带来的,而不是别人带来的,这才是一切问题的核心。你会把它放下,不断地放,直到彻底放下的时候,那就是凡圣的分水岭,一介凡夫便进入了圣贤的行列。接下来的生命就会进入到一个不断地持续深入,持续理想化的状态和过程。

营员15:师父,打坐的时候腿疼,这个痛感也是自主意识吗?

明影法师:我们的身体就是一堆现象。我们经常想我要怎样怎样,其实你对你的心,对你的身体有了解吗?等行禅深入以后,你会发觉居然这一步里面有非常多的环节,非常多的心念和感知,里面有非常多的因果关系,所以说我们不要认为我们的意识有多强大,更不要用意识控制我们的身体,你只是观察它、了解它就好。

机器人发展到现在,虽然进步很快,但是要完全模仿人的行为还差得很远,就是因为人太复杂了。但我们对这个复杂的机体并不了解,这里面你说哪个是自我呢?哪个思想,哪个感知,哪一块身体的结构是自我?都不是。他只是一堆物质的、精神的因素,互相作用而成。

我们就是一条河流,或者就是大海中的一个浪花,如此而已。这个要看清楚,要不断地看。由每一个心念的观察,每一次行禅、坐禅的练习,逐步提高对生命的认识水平,所以说佛法是实践之学,而不是停留其中不断地探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