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指导(五) 明影法师

2018724日下午于法轮阁

心没有起伏,这就是参禅的状态。

二祖大师见到达摩祖师,在很长的时间里,他们广泛地讨论了关于大乘修行的几乎全部的问题,太虚大师说如果当时有人作了记录,整理出来就是中国的《中论》和《百论》。在这之前,禅观传统和大乘法义两者没有很好地解决融通问题。二祖大师非常了不起,他教理通达,禅定功深,饱参饱学,相当之卓越,所以才有可能和达摩祖师做如此深入的交流。

但是,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,他对达摩祖师讲:“我心未宁,乞师与安。”也就是说,他虽然有着深厚的修行基础——不论是止观的还是教理的,但是要想真正地放下分别心又谈何容易!达摩祖师突然回答:“好!将心来,吾与汝安!”二祖大师说道:“觅心了不可得。”达摩祖师讲:“与汝安心竟。”永明延寿禅师等很多祖师对此有注解,认为就在达摩祖师说“将心来,吾与汝安”的时候,二祖大师豁然启悟真心,才回答“觅心了不可得”,而这绝不是一个知识性的回答。

这是一则非常经典的公案,我们如何依此来用功呢?我们可以当下去体会我们的心是什么——显然我们的“有心”不需要讨论,我们的心没有形象,所以在经教里面就是名的部分,色是肉体,名就是我们的精神。心没有形象,但它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主体。我们的心是什么?有两个层面的含义:一是我们的妄心是什么?二是我们的真心是什么?我提倡念诵“摩诃般若波罗蜜多”,那么“摩诃般若波罗蜜多”的心体到底是什么?以一个分别心,以我们现在的妄念心去认识我们的心,你会发现不可以把握也不可以认知,所以把“是什么”这个问题放在心头,不断地打磨它,这正是用功的要点。

很多祖师就参这个问题,比如说雪峰禅师上来就问“是什么”,他问的就是“本心是什么”。但是本心是心体,它不是我们现在能认识的对象,将这个问题印在心头,就能够让一切的思绪当下凝住。这不是一个能回答的问题,但这个问题不搞清楚,佛法便不能入门。所以,明海大和尚将之凝结为三个字——“想知道”,想知道我们能想的心是什么,这就叫疑情。我把它丰富了一下——“不知道,想知道,不能想,如是想”,作为参禅功夫的要诀。

显然我们的心体不是我们能认识的对象,所以我们完全不知道它是什么,谁也不能把心拿到面前来研究,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,能研究的都是心的现象。心的本体也不是我们能认识的范畴,但是不认识这个,我们将永远是凡夫,所以不知道要想知道,要把它搞清楚;但是一动思维就错了,一动思维就落入了心的作用,思维、比较、判断等等,那都不是对心体的认知,所以不能想,就这样想。

当你有一个问题想要询问的时候,就是这个状态。只不过你问我,我回答,那是知识的交流、思想的交流。当你想要了解什么是参禅,什么是疑情时,百度一下——你可以去百度,你也可以去查资料,明影法师怎么讲,明海大和尚怎么讲,衍真大和尚怎么讲等,这个层面就是闻思的智慧。但现在你不能再这么找了,我已经说得很明白,你现在要自己把它搞清楚,你要把这个状态提起来,那就要放下那些找法,不能在这个层面去找,所以“以思无思之妙” “思量个不思量的”,千说万说,都是为了这个状态,就用这个想知道的状态——“到底是什么?”把我们的意识轻轻地凝住,让一切的昏沉妄想都不再现起,把这个状态保持住。没有劲了就再问一问是什么,也可以思维一下“将心来,吾与汝安”里的“心”是什么,或者念几句“摩诃般若波罗蜜多”问“这是什么”。好,体会一下。

(静坐)

(开静)

好,可以把腿放下来。

准确了解疑情的用功,了解它的要点和用功的几个方面,同时能够生起疑情的功夫,这是学禅的难点。这个一旦是你自己找到的,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接下来就是纯熟它,不断地提起它;如果能够准确地提起疑情功夫,接下来就是昼夜用功,不断地养育它,养护这个功夫,把这个功夫练熟;如果这个功夫练熟了,随时随地可以用功了,这就意味着,你已经接续传统,抓住了修行的最核心问题,剩下的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、纯熟的过程;当功夫纯熟以后,转凡成圣、破除我们思维的强大惯性就变得非常之现实:这是禅宗修行的非常清晰的路线。

但问题在于,生起疑情的功夫是比较难的。这是因为我们全是知识、逻辑层面的学习,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,而且我们的心太细腻了,可是疑情就是直接让它停住的用功,这种力量的对比就像我们的世界,几十亿人都在忙着分别,忙着追逐各种财富,而我们想静下来参禅,就是这么一个比例。所以,大家在这个问题上不要着急,你要体会这个过程,认识到这一点,本身就有很难得的价值。

基础的用功跟参禅的用功两个要结合,并且以基础用功为主,它比较柔和,可操作性很强。先做基础的准备——对欲望的调伏,对思维的训练,对法义的认知,然后全面地进步,这时参禅的用功就会比较容易体会到,偶尔能够生起疑情。

有人说,你说了半天我怎么完全听不懂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用功?太好了,这就是用功的要点。完全不知道怎么用功,这就叫用功。当你完全不知道怎么用功的时候,就意味着你所有的经验、所有的知识、所有的认知都用不上了,超出了你的认知范围,好了,就在这里用功,就在不知道处用功。达摩祖师讲:“不识。”他是站在圣者的高度,不能用凡夫的认知来认识圣者的境界,那么达摩祖师都这样讲,何况我们还是在凡夫地呢?显然我们也是不识,没法认知,不知道我们的本心,所以古人说:“不知最亲切。”因为“不知”这两个字,就能让我们所有的知识、所有的思维在这里停住。我们的目标不是获得知识,也不是获得答案,而是为了让思维心停下来,这是用功的要点。所以,不知、不识、不会,都是用功的诀窍。

有人问石头和尚:“如何是道?”他说:“你问这个露柱吧。”露柱,就是门口那个雕着蟠龙的柱子。来人说:“我不会。”石头和尚回答:“你不会,我更不会!”这个别人怎么能教呢?也有人问赵州和尚“如何是道”“如何是禅”,赵州和尚说:“你先等等,我去方便一下。”从卫生间回来后,他说:“尿是小事,须是老僧自去始得。”上厕所这样的小事我都要自己去做,何况修道这样的大事呢?这就是禅的用功原则,你一定要自己学会,一定要自己认识。你要成佛,你自己不认识自己怎么能成佛呢?因为以前我们的思维都是基础的学修,当然不能用于入圣智,所以“不会”。这个“不会”恰恰能让我们的一切思维停止,就在不会处承当,在此包括老子讲的“无知无欲”“抱朴守拙”“知不知”“不知知”等都是可以用得上的。把我们那些具体的思维、具体的知识放下,要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,让我们所有的知识、思绪停下来,不然我们总在枝蔓上生枝蔓,永远没完。说得越清楚,离道越远,就是这个问题。

这边有一个条子:请您就个人修行体会和所承法脉,给予开示。

先谈我个人的学修。大学期间,我就认识到了现代教育的局限性,因为我真正关心的是普遍规律问题,真正关心的是生命的价值,但我们的教育不关心这些,毕业以后一接触到佛法我才真正找到读书的乐趣,才开始全面的学习。

大概在1993年,我读了《法华经》以后,对于涅槃、大乘的智慧有了一些了解,修行的信心也就稳定了。后来,沿着这个方向,不断地学习,不断地了解我能接触到的这些长老,不管是藏传的、汉传的,还是南传的,我都会去亲近,当然这个亲近有一个主体,那就是对法的认知。我没有用学术的方法,也没有用传统的抱着一句佛号去念的方法,而是紧紧抓住佛法的核心要义不断地探索,所以我学习佛法就是三大主线:一个是“什么是菩提心”,一个是“什么是缘起”,也就是“什么是因果”,再一个是“什么是空性”。这三个问题贯穿了一切宗派、一切智慧,而且密切相关,把它们弄清楚了,就抓住了佛法的主干。

我是2001年7月3日出家的,后来长老让我去佛学院授课,我就主动地提出要讲中观,因为现在讲中观的人特别少,长老并不完全同意,他说:“这个时代谁还能听得懂中观呐,‘空’这一个字谈何容易啊!”但我还是想要试试。为什么?因为《心经》《金刚经》我们都在读,如果不讲明白,不弄明白,又怎么能修明白呢?尽管难,我依然想要主动面对这个难题。所以,这一路我自己的所学,就是两个主干:一个是参禅,一个是中观。

中观有藏传的,有汉传的,也有古印度的。我所修学的中观,说得夸张一点,是直承龙树菩萨的,因为我们汉传中观就是直承龙树菩萨的,鸠摩罗什大师就是汉传中观的初祖。鸠摩罗什大师翻译了《中论》《十二门论》等等典籍,尽管我们汉传中断了一千年的传统,但是幸有这么多典籍在,只要用心看是能看懂的,而且非常地清晰明了,把问题的关键解释得很清晰。

我常跟别人讲,有三部经典要特别重视:《金刚经》《六祖坛经》和《中论》。因为这三部经论中,《中论》是印度大乘佛教的集大成之作,涵盖龙树菩萨最重要的论点,把般若讲得最为透彻、精微;《金刚经》,金刚般若,一切诸佛的智慧都是出自《金刚经》;《六祖坛经》是六祖大师版的《金刚经》,是六祖大师因《金刚经》而开悟,然后又指导别人证入《金刚经》智慧的语录,极为经典,相当于中国文化版的成佛的智慧。

这三部经典极其通俗,又非常精深。《中论》是运用逻辑破除对逻辑以及一切现象的执着,直入中观的智慧;《金刚经》讲的是成佛的秘密,金刚般若是直入佛智的智慧;《六祖坛经》中开篇即讲:“菩提自性,本来清净,但用此心,直了成佛。”把清净的心打开,你就能直接成佛。通俗的语言,活泼的智慧,丰富的方法,非常精要的用功开示,这就是《六祖坛经》的说法特点。同时,这三部经典都不长,都极其通俗、极其精要,可以互相印证,互相解释,都是一切法里最核心的,没有那么多的理论架构,上来就是破除式的直接提示。《中论》可以代表整个性相二宗的核心智慧;《金刚经》可以代表一切般若经典,一切大乘经典;《六祖坛经》是汉传佛教所有祖师大德里最重要的开示、最重要的典籍。所以,一要广学,二要精学,把最重要的经论反复看,看懂——这就是我学修的主要传承。

我看的注解,都是历代祖师公认的最重要的、最权威的,因为汉传佛教传承已两千多年,祖师们的著作各有风格,对法义的解释也有差异。天台宗的智者大师、华严宗的清凉澄观国师,教证皆通,都是一等一的大德;还有禅宗的六祖大师,中观宗的僧肇大师、吉藏大师,尤其是吉藏大师将所有的注解融为了一炉;近代有明末四大高僧——莲池大师、紫柏大师、憨山大师、蕅益大师,以及太虚大师、虚云长老等,对法的传承,影响深远;对于唯识的解释,窥基大师的著作等着我们去看。通过广学多闻,来养育我们对核心法义的准确理解。

参禅的风格则是五家融通、南北融通、大小乘融通。对于南传的止观传统,我会非常认真地参学,而且我还要提倡,还要组织,在药山寺进行全面的基础禅修系统的恢复重建。对于藏传佛教,我能接触到的大德,也会很认真地向他们请教交流,以了解不同教法的长处,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在广泛学习的同时,重点把握般若为宗,因为中观是般若宗,禅宗也叫般若宗,般若的教与般若的实践宗两者的结合,这是我的主要传承。

营员1:超越思维本身是所追求的真心吗?

明影法师:严格地说,禅宗透彻牢关才算是见到了真心,见到真心就是成佛,就是证入法身,也就是亲见我们的真如妙体的意思。超越思维,言语道断,这是第一步;然后超越现象界,证入无生忍,其深度和阿罗汉是一样的,但这还不是见本心;见本心还要超越无相境界,入不思议境界,亲见本来。三关齐破,才是真正地见本心。

营员2:这种思维和道家的万物一体有何区别?万物一体是超越主客二分吗?

明影法师:我个人认为,《道德经》的最好注解是《庄子》和《列子》,《论语》的最好注解是《大学》和《中庸》,对于这些经典,我深受其益。道家的无是无色界的无,不是禅宗讲的真如的无。儒道两家的核心是天道智慧,相当于佛教的十善业道法门,所以孔子和颜回达到的高度是初禅的境界,老子和庄子的高度则是无色界的境界——老子讲的“没身不殆”是说身体死了但生命还在,因为无色界超越了身体的存在。两者都是在生活中修禅定的法门,在这一点上,儒道两家跟古印度的宗教传统是平等的,深度相当,只是风格不同而已,但都不能够和佛教、和禅宗相提并论。

什么是禅宗?这就涉及到禅宗的两层涵义:第一,禅宗的纯正性。禅宗传的是释迦牟尼佛的佛心,是一切法门、一切宗派里最核心的智慧,一切宗派都是为了这个。禅宗有什么高度呢?禅宗是直接证入本心的传承,所以叫“教外别传,不立文字,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”。但是,这样的传承在古印度并没有受到重视,因为古印度重逻辑,重辩论,重禅定,重神通,古印度的祖师都是神通大家、辩论大家,相当于受持法藏者,禅定、教理、神通都具备,龙树菩萨、提婆菩萨、无著菩萨、世亲菩萨都是这样的境界。禅宗并不适合印度的土壤,但很符合中国人的文化性格,因此禅宗在印度秘传28代之后,达摩祖师携其来到了中国。但达摩祖师是印度人,是在印度的文化土壤上成长起来的,中国人一时并不容易接受他的教法,所以叫“震旦虽阔无别路, 要假儿孙脚下行。”经过五代的探索,到了六祖大师才找到了适合本土传承的方式。

第二,禅宗的本土适应性。六祖大师以通俗的语言,以《金刚经》等流通非常广的经典,作为禅宗传承的教典依据,这才使得禅宗大行天下,真实地建立了丰富的、广大的智慧传统。六祖大师的传法方式完全是中国人的,因为六祖大师第一没有文化,第二没有在僧团里进行过全面的学习,没有受到当时尚带有印度宗教传统特色的佛教教育,而是《金刚经》听了三分之一就完成了从凡夫到佛的成长。他可以用通俗的语言去传禅,但他传的又是祖师印证的禅法,所以他讲:“教是先圣所传,不是慧能自智。”教是从五祖大师那儿传来的,是非常清净的释迦牟尼佛的传承,但是他用的又是非常通俗活泼的语言。

在后来的祖师们的开示中,我们常能见到儒家的风格、道家的风格等,因为儒道两家本是中国文化的主体。儒道两家与禅宗的道,在内涵上不同,但是教育方式是一样的,因为都是针对中国人的教育——面对的群体拥有一样的根性,一样的文化习惯,一样的语言系统,所以都是极其精要、极其微妙、极其重实践的、紧把核心问题的高级教育。

营员3:生活禅和坐禅有什么差别?请您介绍一下长老和长老提倡的生活禅。

明影法师:生活禅包括坐禅。生活禅是一个大法门,我们长老曾经讲过:“如来禅、祖师禅、生活禅是一脉相承的。”对于长老和长老提倡的生活禅,我也在不断地体会中,并不是说我跟长老学了二十年我就全懂长老了,我不敢这样说。正如颜渊说的那样“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,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”,长老是一个完整的生命状态,我们从各自的角度去靠近他,就会发觉永远是有距离的,但也有些地方跟长老是相应的。但是,长老的提倡是非常中国化的、非常禅宗的,也是非常纯正的释迦牟尼佛的教法,涉及到了我们中国人在生活中修道的传统,所以叫生活禅。

唐宋年间的禅宗跟我们现在不一样。当时都是那些饱参饱学的大禅师、大法师来学禅,而现在的我们连ABC都没有,你不能盯着开悟这件事来建立目标,所以我们长老有很多做人方面的开示,“感恩、包容、分享、结缘”等。为什么?因为我们做人的基础不具备嘛。同时,长老又讲:“要禅戒并重,禅教并重。”因为我们现在的戒行基础不好,教理基础不够,所以要重视基础修行。生活禅是既有回归,又有继承的。

古代的禅师都是大通达了以后,再长养圣胎,最后被龙天推出来弘法,可是我们今人一出家就在忙着弘法,跟古人完全不同,如果按古人的标准来看,我们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。但如果我们不弘法可以吗?责任谁去承担呢?所以我们长老提倡“僧信并重,内修与外弘并重”。那么,是不是说我们天天要忙着佛法的事业呢?不,我们还是重视坐禅,主要精力在学修上,而不是忙于日常活动,把握了内修与外弘的关系。

长老提倡修习息道观,古人却很少提,因为那是基础的修行。你看德山禅师,“道得也三十棒,道不得也三十棒”,就是说你来参学,懂禅也给你三十棒,不懂禅也给你三十棒,真打,一路打出去。为什么?这就叫逼拶!怎么都不对,才好超越啊!对与不对都是思维心,是与不是都错,放下,就在那儿超越。可是现在我们腿还没练好呢,数一百个数还数不来,这时你要打棒子,还不给人打出心理问题来?只能修老婆禅,古人讲的老婆禅就是那种慢条斯理的、无微不至的启发方式。所以说,生活禅是一个丰富的传统。

全面学习,自他并重,担当责任,在各种平衡当中把握。因为我们还是凡夫,我们既要传承,又要担当法的责任,那就意味着需要不断地反省、不断地回归、不断地修放下法;同时,还意味着说法、讲法、做法都要做重新的定义,不能完全按照古人的方式。比如说药山寺曾经的住持药山禅师,二十多岁就通达了三藏,去见石头和尚时说:“三藏十二分教,某甲粗知。”气象很宏大,在马祖那里开悟以后,马祖让他去传禅,他不去,继续去石头和尚那里专修,很多年以后,大通达了,才来到药山寺,但三十年间没传法,天天在读经。祖师是这样过的,以此来相比的话,我们简直就是在瞎折腾。为什么呢?你又要忙着建庙,又是搞活动,可你还没摸着禅的门呢!但是如果我们要不说,别人说的更错。

另外,我们汉传的传统都不迷信崇拜当代的长老,因为还没有经历过时代的检验,但是集体尊重故往的长老,这是汉传佛教的尊古传统。同时,集体质疑、集体勘验当代的长者,包括著作是否具备跨时代性,智慧的高度如何等都需要辨析。

既不要神化自己的师父,也不要神化当代的任何一个长老,尤其是不要神化自己,老老实实地面对法,全力以赴地去实践,这才是汉传佛教的非常平实、非常精纯、非常严谨的态度。在这一点上,我们的家风与南传不同,与藏传也不同。

营员4:禅修是否影响夫妻生活?要想修好禅定,是不是一定要独身?

明影法师:我们现在处于末法时期,欲望很粗重,能够保持健康的夫妻关系是一件很难的事,所以需要站在一定的高度去认识它,管理它,提升它,规范它,这就是持戒的要义。在家居士也可以证得三果,因为开悟是智慧的成长,不是说一定要有很深的禅定做基础。按照五戒,过有节制的、健康的家庭生活,继而超越这个层面,完成两个人的感情升华,才能拥有真正的幸福。佛教历史上有一位著名的毗舍佉居士,她便是如此。

营员5:听您上午讲的超越思维、开悟等内容,我觉得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在家众,或者说没有潜心研究的人,有一定的难度,是不是说把禅修和求生净土这样的目标相结合,会更稳妥一些?

明影法师:生活禅的风格,或者说自元代以后禅宗的总体风格,就是禅净双修。在整个大乘佛法中,禅就相当于胜义菩提心,以菩提心为基础,发愿往生净土,是非常可靠的,所以说一定要禅净双修。

生活禅的提倡是,在生活中养成菩萨人格,这是一切教法的基础,同时也是养成健康人格的需要。这就把禅的特别精纯的智慧,回归到了以健康人格、菩萨人格为基础的全面学修的时代,所以生活禅有普适的特征,叫“菩提心化三千界,生活禅开八万门。”生活禅融摄了各种教法的长处,全面地养成我们的菩提心,以这个为立足点追求开悟,才是可行的。

营员6:禅净双修的具体修行方法是什么?

明影法师:往生净土的条件有两个:第一,菩提心;第二,愿意去。其实,只要有菩提心,我们自然会生在跟我们相应的国土。菩提心有两个层面的涵义:相似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。禅参悟的是胜义菩提心。一个参禅的人,会对法义越来越了解,抓住了法义的核心,对净土的理解也会越来越真实。我可以告诉大家,净土是实有的。当我们讲净土实有时,也有两个层面的涵义:相对真实和绝对真实。第一义谛、明心见性是绝对真实,我们的世界和净土世界的存在则是相对真实、平等真实。

营员7:师父,我一直不太明白,如果心清净的话,净土世界跟咱们这个世界是一样的,可经典上描述了净土世界的种种景象,我觉得有点太……

明影法师:我对你的质疑很认同,你可以这样质疑,但是这涉及到一个我们怎么来理解经典的问题。

经典是说给人听的,可是人的理解力是有限的,站在人间来理解净土,以我们有限的认知,净土到底是什么样子,我们很难说清楚。我们甚至可以不在那个问题上琢磨,只要知道那里就是阿弥陀佛的世界,是阿弥陀佛的菩提心打造的,而我们的世界是我们共同的业力感召的,这两者的因不同,所以那是一个纯净的世界,我们这里是一个杂染的世界。我们是有善有恶的世界,外在的诱惑和考验很多,那是一个外力成就你的世界,是一个相对理想的学习环境。

至于是不是黄金满地,为什么是黄金满地,可以等到了净土世界再研究。换句话说,净土世界为什么不可以那样呢?既然我们这个世界有黄金,为什么净土世界不可以有黄金呢?我们这个世界有钻石,为什么净土世界不可以有钻石呢?我们这个世界黄金很少,为什么净土世界的黄金不可以很多呢?你会发现这个疑问未必经得起推敲。

而且,净土世界都是圣贤、菩萨,而我们的世界以凡夫为主,当然也有圣贤,比如文殊菩萨在五台山,赵州和尚曾经在柏林寺,但那毕竟是极少数,所以我们的世界很复杂。

净土世界都是像观音菩萨那样的人,环境很清净,虽然大家并不依赖于环境,对于他们来说,是黄金还是牛粪没有差别。没差别不等于不可以是黄金,黄金满地是净土世界稳定的标志。我们的世界刚刚发展工业三十年,雾霾已经这么严重了,可是阿弥陀佛的净土世界居然一直没什么变化,还是七宝池、八功德水,水一点都没有污染,所以说那是一个相对稳定的世界,是我们修道的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。至于说为什么会是那样一个世界,为什么经典里会那样说,留到那里再研究。

营员8:先相信就好?

明影法师:是的,到那儿再解决这个问题。其实是与不是都不重要,当然也有很多学禅的人不相信净土实有,我反对这样的认知。我认为净土实有,这就好比寺院是实有一样。我们可以花几年时间建一座很清净的寺院,为什么阿弥陀佛不可以用他的菩提心为我们建一个净土呢?这对他来说并不难呐! 

营员9:师父,请教数息法门和刚才讲的参禅之间的关系,我们应该先以坐禅为基础,等坐禅经验丰富之后再去参禅,还是两者并重?

明影法师:我是全面学习的,到后来我才重视基础止观的学习。一开始,我就是从禅宗入手的,尽管我参了很多年才搞清楚什么是疑情,这就是说它的不容易,但是并不妨你直接去面对、去努力。因为你只有面对最高级的智慧,才能获得最快的成长。但是,基础止观要落实,要综合运用,至于说怎么组合,完全在你的经验当中。比如说,明海大和尚曾经讲过,他是先数呼吸,从1数到10,数10次,把他一天工作的疲惫安顿一下,然后就开始参禅,这是他的模式;我可能是在连续五周的密集禅七中,真正用功参禅只是几天时间,甚至只是几支香,其他时间则是用的观心的方法。因为参禅用好了,会很锐利,一下子就能触及到你的分别心,触及到那些核心的烦恼,就会特别地闹心,所以要用非常基础的修行平复它,刚与柔相济。

营员10:参禅就是只想一个问题,然后把其他的思绪都放下,是这样吗?

明影法师:是的,就把那个想不明白的问题放在心头想,以此对治其他的想。

想的话要用思维,因为所有观法都是要用思维的。这就是我们思维的两面性,它既是制造问题的罪魁祸首,又是发起观照的工具,但当观照一起来,你观照的用功又是要解除它。对于所有疑情的提起,你都需要抉择,抉择的过程就要运用思维,疑情一旦起来,就要放下思维,把那个疑情保持住。

用这一个思维代替一切思维,是一个由粗到细的过程,一开始你一定是想的多参的少,但这没关系,因为很多禅观就是运用思维来进行的,比如思维十二因缘,思维缘起等。有人问赵州和尚:“狗子还有佛性也无?”赵州和尚说:“无。”那人又问:“上至诸佛,下至蝼蚁都有佛性,狗子为什么却无?”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啊!赵州和尚说:“为伊有业识心在。”赵州和尚回答了吗?没有。这是赵州和尚对来人进行的一种启发,我们可以不管这一句,思维一下:这么一位传佛智慧的大禅师为什么说了一句跟佛完全相反的话?为什么?这绝对是没有语言答案的,你把这个“为什么”放在心里,就是参禅的非常重要的用心。

营员11:中观就是参禅吗?

明影法师:对。

营员12:什么是中观啊?

明影法师:中观是龙树菩萨所提倡的纯粹的讲说大乘核心智慧的教法传统,也是我们汉传佛教的八大宗派之一,我们叫做“三论宗”。通过学习、研究中观论典,来引发参禅的用功,这两者结合运用是非常好的,整个《中论》里的诗偈都是参禅的公案。

营员13:师父,念圣号的时候还需要观呼吸吗?

明影法师:念圣号的时候,就不要管呼吸,一心一意地念;观察呼吸的时候,一心一意地观察呼吸;参禅的时候,就一心一意参,也不管呼吸。这些方式你可以随意组,以安心用功为标准。

我们的学修有两大要义:第一,把经论真正读懂,读到跟观修相结合的高度,这个也是逐渐深入、由粗到细、解构思维的过程,你要读得很精准,那些最重要的注释注解你能读懂,能感受到他们的风格差异等,所以要反复地看注解;第二,不管是参禅、观心,还是观呼吸、念咒,综合运用我们学到的所有方法,驾驭、调伏、平衡我们粗重的思维心和欲望。其标准就是未到地定,我们狂躁的心得到了基本的平复,但这需要漫长的时间,需要很好的戒行,需要你对法的认知不断深入,需要你对禅修方法的熟练掌握,需要你把身体上的气脉壅堵之处不断化开,如此我们的欲望才会变得淡薄。这个时代的人,把这两个方面做好了,往生的品质就不会低,未来的开悟也会非常现实。我相信,沿着智慧的路线去用功,今人的开悟比古人要容易,因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智慧发达,只要把智慧用好,照样可以开悟。

在日常生活中,打好这两个基础特别重要,这意味着你在思想上成熟了,而且是以汉传佛教的最重要的经论建立的大乘思想,你将不会再有困惑。当你通过做功夫,不断地调伏、转化粗重的欲望,就意味着你拥有一个健康的人格、健康的生活。这就是生活禅的两大要点,也是这个时代一切学修的要点。

生活禅并不是特殊的禅法,他是释迦牟尼的教法在这个时代的全面、准确的践行,有利于任何宗派的学修。

 

下面,我讲一下行禅的要点。行禅的时候,需要用意识标定——抬起,向前,放下,抬起,向前,放下,就跟我们数息一样,有观察,有标定,这是两个方面的用心。当你到了一定程度,就可以勇敢地放弃标定,只是观察抬起,细腻地观察,内心不再有一丝活动。这是一个由粗到细的转变,过程也很漫长。

好,我们行禅二十分钟。

(行禅)